无消费金额限制,全市购票免运费,演出前四天下午三点后不接受送票。
凡具有“在线选座”功能的演出,进入在线选座并完成网上支付,购票可享受九八折。喜乐会登录

票务通

深圳站
博大精深,演绎人生;我的博演,我的票点。

深圳音乐厅旗下专业的文化、体育、娱乐综合性票务网站

本月演出排期

       

谭盾三重奏:装着旧酒的华丽新瓶
2014-5-13 15:41:52

        这是一场不曾事先张扬的音乐会,甚至连深圳音乐厅官网也无蛛丝马迹可寻。因此,当12月18日晚《谭盾·武侠三部曲》在深圳音乐厅上演时,其饱满的曲目和强大的阵容还是让我略感惊异。 
        当晚,谭盾携手来自美国、意大利、荷兰、日本等国的演奏家和制作团队登台,深圳交响乐团三管编制的全班人马悉数上阵,谭盾亲任指挥。曲目是根据电影《英雄》《卧虎藏龙》和《夜宴》音乐改编的协奏曲外加一首新作:《小提琴、大提琴、钢琴三重协奏曲》。演出时长约两小时(中场休息不计在内),配以大屏幕的电影片段,整场音乐会可谓有声有色。 
        音乐会以《英雄》小提琴协奏曲开场,担任独奏的是来自纽约爱乐乐团的青年美女小提琴家孙娜。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和美国波士顿大学音乐学院的孙娜,玉树临风般款款步入台前,从早已备好的两把小提琴中选择一把轻夹腮下。少顷,铜管乐器连续数小节不协和音组成的前奏之后(依稀听出《英雄》主题),琴声便响起了。小提琴以出人意料的低音奏出古朴、苍凉的旋律,背景是张曼玉和章子怡在金灿灿的银杏树林里打斗的唯美画面。琴声如此低沉干涩,我怀疑是G弦调低几度所致。谭盾一向喜欢标新立异,加上他本是学小提琴出身,这是完全可能的。 
        后半部,孙娜换琴演奏,我们终于听到小提琴温暖、柔美的熟悉音色。此时琴声趋向激越,画面是张曼玉将梁朝伟胸中的剑刺入自己心脏,远处章子怡正策马飞奔而来。整个协奏曲结构完整,各标题乐章衔接紧凑,全曲基本未脱离电影音乐主题,变奏部分不多。乐队在谭盾的激情引领下,气势逼人。 
        第二部作品是《卧虎》大提琴协奏曲,由意大利80后大提琴演奏家阿梅迪尔独奏。谭盾作为当今中国最具创意的作曲家,其音乐是现代的和先锋的,但却深得鲁迅那句“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之要旨,从不放弃中国元素。特别是在电影《卧虎藏龙》中,不仅五声音阶的主旋律贯穿始终,且大量运用二胡、马头琴演奏常见的三度或六度滑音,浓浓的中国味道被丰富的现代音乐包裹,特色鲜明而不乏感人力量。这样的音乐马友友自然得心应手,没想到当晚这纯种老外演奏得也有滋有味,中国的古乐,通过他的琴,透着阵阵悲凉。 
        接下来是《夜宴》钢琴协奏曲,独奏者是荷兰钢琴演奏家罗道夫·范拉特。如果说前两部作品中的独奏乐器都或多或少在模仿中国乐器演奏风格的话,这部协奏曲中的钢琴就有了更多的西方语汇,整个协奏曲也有了更多的二度创作。事实上,钢琴的主导,为这杀气腾腾的悲剧电影带来了一些清新与惆怅,而那些“中国元素”则由乐队弦乐声部更多地担当起来。两相映衬,愈显起伏跌宕。 
        上述三部电影的外界评价不一,但它们的配乐都产生了中国电影音乐罕有的国际影响。谭盾在三部协奏曲结束后首度“开腔”,其中有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三个导演为何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章子怡?有人说是我导演了导演,那是没有根据的。”这后半句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但为何有这传说我并不知道。我倒是好奇为何张艺谋、李安和冯小刚这华人导演三剑客都“不约而同”地找谭盾配乐?核心的共同点是,三部电影都有美丽女人的凄婉爱情和悲绝故事,而谭盾用古典、现代、流行、中国等元素巧妙编织的音乐,有一股独特的缠绵、凄厉与悲切,而且不落俗套,这或许就是三大导演都想要的东西吧? 
        压轴好戏是大家期盼的三重协奏曲,这部新作使原先的《武侠三部曲》变成了《武侠四部曲》。演奏前,谭盾讲了一大段话,为此曲大作背书。他把这部作品称之为“复活”,并说: 
        “武侠的情怀是一种复活,是梦的复活,是友情、爱情、兄弟般的情谊的复活。前三部是音乐配电影,这一部是电影配音乐。今晚是一个纯音乐的作品,可以听到三部电影的主题的再现:三个女人。今年是瓦格纳诞辰200周年,《武侠四部曲》也是向瓦格纳致敬。这里面有很多密码:从瓦格纳到中国,从古典到未来;里面有传统哲学、传统古学、传统乐学。他们三人(指三种独奏乐器的演奏者)代表了三个美丽女人的声音,从不同国度到中国来再爱一次,因为上个世纪他们没爱成……。” 
        这些话把大家的胃口吊得高高,音乐开始了。最先奏响的是大提琴的《卧虎》主题,随后,三部电影的主旋律依次出现甚至反复出现,仿佛是前面那“三部曲”的总结。在中国元素的脉络之外,虽然从一大段圆号齐奏中依稀可嗅出点瓦格纳的味道,谭盾真正想发挥的还是他“先锋音乐”的强项,此时“旋律优先”便让位于“节奏优先”。他再次把“水”引到台上。所不同者,是这回有两位打击乐女士在舞台两侧同时“嬉水”。乐手不仅一如既往地通过麦克风传递水的撩动、拨弄、滴漏等声音,更多的时候是像演奏打击乐器一样,以快速的节奏用两只玻璃杯扣击水面,发出切菜般的“嚓嚓”音响。 
        谭盾的音乐会历来注重表演,这次也不例外。除了这“水乐”(我更倾向于将其归入行为艺术),舞台上的打击乐手个个高调出演,特别是那位居于正中的美女,其技巧之娴熟早已引起观众注意。谭盾明白台下心理,一度在演奏进行中退居一侧,让这据说来自日本的打击乐手边敲手鼓边度至台前,面向观众秀了一番鼓技。演出过程中多媒体的运用也出神入化。谭盾特别让在指挥谱台、独奏小提琴、大提琴、钢琴、水盆旁分别安装摄像头,于大屏幕上随时切入切出。特别是仰拍的谭盾指挥镜头,那硕大的手掌,那夸张的动作,那戏剧化的表情,“演”的成分很足。 
        全曲约12分钟,除了人们熟悉的电影旋律,并未给我留下一部新作品的整体印象。至于谭盾所说的那些“密码”,我也愚钝而未能“顿悟”。乐曲的分量也较轻,不象是一部深思熟虑的“向瓦格纳致敬”的作品。整个协奏曲虽然赏心悦目,但缺乏明确的主线和严谨的结构,这让我多少有些失望。 
        也许在听完三大部协奏曲之后有点审美疲劳?也许丰富的视觉因素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也许谭盾的“密码”需要多次咀嚼才能消化?也许吧。


小提琴演奏家孙娜与谭盾(齐洁爽 摄)

 

钢琴演奏家罗道夫·范拉特在演奏(齐洁爽 摄)

 

演出结束时演员谢幕(齐洁爽 摄)


 

谭盾谢幕(齐洁爽 摄) 

 

 

该篇乐评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深圳音乐厅观点。(作者:辜晓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