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消费金额限制,全市购票免运费,演出前四天下午三点后不接受送票。
凡具有“在线选座”功能的演出,进入在线选座并完成网上支付,购票可享受九八折。喜乐会登录

票务通

深圳站
博大精深,演绎人生;我的博演,我的票点。

深圳音乐厅旗下专业的文化、体育、娱乐综合性票务网站

本月演出排期

       

有闲,就“泡”音乐厅
2014-5-13 15:31:01
       这个周末,我四进四出音乐厅,听了四场音乐会。作为“有闲阶级”中的一员,“泡”音乐厅是我周末生活的首选。而且“泡”深圳音乐厅,无须有钱,只需有闲。

        周五晚的音乐会是《深圳交响乐团2013/2014音乐季—— 德沃夏克自新大陆交响音乐会》;周六下午的“音乐下午茶”节目,听盲童邓奇奇的二胡演奏,间插有少年宫室内民乐团的演出;周六晚欣赏《“福田之夜” 白云飘落的故乡——内蒙古原生态合唱音乐会》;周日下午的“美丽星期天”节目是《铿锵和鸣 —— 管风琴与钢琴音乐赏析会》。

        音乐的盛宴延续了整个周末,我穿梭在世界与民族的音乐之中,在古典与当代乐曲、在西洋乐器与民族乐器的演奏中流连忘返。对我来说,周末的音乐会都是免费的。周六、周日下午的音乐会的“音乐下午茶”节目、“美丽星期天”节目是深圳市打造的公益文化项目,或免票免费进入或免费凭票入场;周六晚的音乐会演出票是音乐厅赠送给“大众乐评人”的贵宾票;而周五晚深交乐团的演出也是深圳市文化宣传基金资助项目,观众可以低票价购得。我的票是同事娟姐请客。

 



        周五晚的音乐会,我们同事三姐妹结伴而行。下班后,云姐还专程回家一趟,换上礼服,说上班时穿的休闲服不够雅观。此举得到我们的赞许!对照自己,我感到汗颜,下班后我去爬莲花山,后在图书馆看了一本书,踩着点进入音乐厅。当看到音乐厅张贴的标语“向盛装出席音乐会的观众致礼!”时我都会悄悄低下头。今晚的观众特别多,深圳交响乐团的表现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加之德沃夏克的作品旋律感强,广为流传,深得观众喜爱。上半场的演出曲目有斯拉夫舞曲、德沃夏克的 大提琴协奏曲,下半场是德沃夏克的 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当音乐会结束时,娟姐反响最为热烈,“真好!指挥棒!大提琴演奏绝妙!乐团演奏出色!”如今的娟姐是深交乐团的粉丝了,通过聆听深交乐团几个春夏、秋冬季的演出之后,自觉进步很大,说道“刚开始听交响乐音乐会,觉得时间漫长,而现在却感觉时间一晃而过,意犹未尽。”娟姐还属于学习型的听众,音乐会结束后在家经常温习聆听音乐会演奏的曲目。

 

 

        周六下午的“音乐下午茶”节目在音乐厅二楼金树大厅演出,盲童邓奇奇的二胡演奏音色柔和、感染力极强,我喜欢听,曾在书城与音乐厅的文化广场上多次听邓奇奇拉二胡,但在音乐厅演奏是第一次。邓奇奇今年15岁,6岁时因生病用药导致双目失明,在经历了坎坷人生后,他重新找到自我救赎之路。他对音乐的敏感使他的二胡演奏别具一格,不仅技法娴熟,还创作改变许多曲目。当然,除了自身的天分和努力,也离不开社会各界的关怀,他在深圳遇上了伯乐,其中就有音乐厅的艺术总监 徐霞女士和深圳少年宫的尹老师。下午的音乐会上,邓奇奇用琴声表达了他的感激之情,还和尹老师合作了歌剧《猫》中的经典音乐《回忆》、奥运歌曲《我和你》。

 

 

        周六晚欣赏《 白云飘落的故乡——内蒙古原生态合唱音乐会》,领略了独一无二的内蒙古原生态音乐风情。舞台的布置,演员的服饰,近两个小时的演出,令我仿佛在呼伦贝尔、锡林郭勒大草原上神游一回。内蒙古民族歌舞剧院蒙古族青年合唱团的天籁之音摄人心魂,不仅让观众领略了高亢豪放的蒙古民歌、古老神奇的呼麦唱法、作为文化瑰宝的长调,还让观众见识了民族乐器马头琴与胡笳发出的美妙音响。每一首蒙古歌曲都是经典之作。一台精彩绝伦的演出!

 

 

        周日下午,《铿锵和鸣 —— 管风琴与钢琴音乐赏析会》,管风琴由范肇新演奏,钢琴由香港的一位急诊医生伍庆贤演奏。赵小玲老师、范肇新,已经成为深圳音乐厅管风琴演奏的首席,而伍医生相对陌生,他不仅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还曾获英国皇家音乐学院优异院士。音乐会上,管风琴与钢琴的合作相得益彰,并不突兀。尤其在演奏莫扎特的《第二十钢琴协奏曲》(作品466,第一乐章 )、萧邦 的《第一钢琴协奏曲》(作品11,第二乐章 )、拉赫曼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作品18,第一乐章 )中,效果又别具一格,管风琴发挥着整个乐队的作用。下午的音乐会时,我高高在上,坐在观众席的最高位置。音乐厅的设计团队曾说过,演奏大厅最远的地方声音效果是最好的,我亲身感受。在音乐会尾声,范肇新再次奉献他改编的作品《野蜂飞舞》,这是每场必演奏的曲目,不仅是他脚上技巧的展示,也是他对自我的一次次挑战。

        周末的音乐之旅结束了,音乐大餐享用完后,我深感欣慰,作为一个市民我比较充分地享受了文化的权利。

 

该篇乐评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深圳音乐厅观点。